推荐资讯

这每一种剧毒都会让人的生命走向终结如果三那么后果将会强大到让

发布时间:2018-11-01 15:18 浏览:
 即便他的手上有不少敌人的性命,但是看到这样的场面,让苏锐的心里还是有些不太舒服。
 
    而躺在床上的那个人,赫然便是已经死去的高里奇。
 
    虽说人死不能复生,也不会转世,但是被人把尸体解剖成这个样子,也着实太惨了些。
 
    赫斯基显然也有些不太舒服,他连忙跟苏锐介绍道:“这位是我们船上的首席医生,坎特罗斯教授。”
 
    “坎特罗斯教授?”苏锐看着眼前身穿白大褂的身影,有点难以置信:“坎特罗斯教授你好,没想到你那么年轻。”
 
    听到这名字,苏锐还以为对方是个老头子,可是现在的场景和他想象的完全相反。
 
    站在苏锐对面的是一个看起来只有二十几岁的女人,金发碧眼,个子高挑,留着一头利落的短发,白大褂的袖子撸起到了肘弯处,鼻梁上面架着一副金边眼镜,看起来竟是个标致的美女,浑身上下都流露出一种干练的气质来。
 
    那么年轻那么漂亮,就能被称为教授了?欧洲也开始职称造假了吗?
 
    不过,能够把一个尸体给整的那么乱七八糟,而且还面不改色心不跳,这样的女人,有谁敢要?
 
    “只是看起来很年轻而已,其实已经快四十了。”坎特罗斯淡淡的说了一句:“现在说说这案子吧。”
 
    苏锐没想到,这鹦鹉螺号上面的首席医生,竟然还是个厉害的法医。不过,让法医来当医生,他怎么就觉得那么违和呢?
 
    “坎特罗斯教授有什么发现?”苏锐问道。
 
    坎特罗斯指着试验桌子上面的几个玻璃瓶,里面装满了各种颜色的液体。
 
    “表面上看起来,这个嫌疑人是被你殴打头部,引起脑部出血致死的,但是实际上完全不是这样。”
 
    苏锐的眼睛微微的眯了眯:“我听赫斯基说了,也就是说,在我的脚踢到对方的脑袋之时,他就已经死了?”
 
    对于苏锐来说,这无疑是个非常重大的发现。
 
    “说的不错,就是这样。”坎特罗斯教授说道:“我虽然没有见到事情的最终结果,但是完全可以判断出来,就算你不攻击最后一下,对方也绝对活不成。”
 
    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拿起一个玻璃瓶,晃了晃,说道:“我从死者的体内分离出来了三种剧毒。”
 
    “三种?这么多?”
 
    苏锐的眼睛眯了眯,为什么高里奇的身上会出现那么多的剧毒?难道说他是自杀?
 
    完全讲不通啊!
 
    高里奇根本就没有任何自杀的理由!
 
    可如果不是自杀,那么就是他杀了!谁下的手?还是用这么一种阴毒的方式?
 
    苏锐不禁感觉到自己的脊背开始发凉了。
 
    “第一种剧毒,来自于箭毒木的汁液,当然,这个名字你可能没有听说过,这在你们华夏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做……”坎特罗斯教授停顿了一下,说道:“叫做见血封喉。”
 
    苏锐的神情陡然变得十分危险。
 
    “如果这种毒素的纯度够高的话,会引起心脏骤停,杀人于无形。”
 
    坎特罗斯教授继续拿起第二个玻璃瓶:“这第二种毒素,是来自于澳洲方水母,具体的来说,是海胡蜂水母,我需要说明的一点是,这并不是简单的水母毒液,而是把毒液提纯到了极致。”
 
    “如果一个正常成年人遭受到了海胡蜂水母的袭击,可以再活三十秒。可是,如果他遇到的是这种高度提纯后的毒液,能撑过多久呢?”
 
    苏锐对这些名词并不是特别了解,但是也知道其中的严重性了。
 
    他还没开口,就见到坎特罗斯教授伸出了五个手指:“海胡蜂水母是世界上毒性最强的生物,没有之一。中招者最多撑过五秒钟,必死。”
 
    这张口就来的精确数字简直是让苏锐大开眼界。
 
    他说道:“那么第三种毒素呢?”
 
    “第三种,是目前人类仍旧无法解决的一种毒素,同样是高度提纯的,来自于澳洲蓝环章鱼。”
 
    “蓝环章鱼?这个我知道。”苏锐对这种生物很了解,这种东西在海里看起来蓝汪汪的,甚是漂亮,但是越是漂亮,就越是有毒。
 
    坎特罗斯教授说道:“这每一种剧毒都会让人的生命走向终结,如果三种高浓缩的剧毒掺在一起,哦,那么后果将会强大到让人不可想象的地步,完全可以做到瞬间杀人。”
 
    苏锐感觉到颈后都在冒凉气!
 
    高里奇和自己在甲板上面呆了十几分钟,并没有见过其他人,那么,如果在见自己之前就中了这些触之必死的剧毒,根本不可能撑那么久!
 
    苏锐已然闭上了眼睛,仔细回想着当时的场景。
 
    当时,高里奇一只手掐着茵比的脖子,一只手死死箍住她的腰,正在往楼梯口退去。茵比无论怎么挣扎,都没有任何的效果。
 
    结果退着退着,高里奇的状态就有些不太对了。
 
    他的身体似乎失去了力量,眼珠子都微微往后翻着,如果苏锐不攻击的话,或许他也支撑不了多久了。
 
    当时的苏锐还以为这是由于他击中了高里奇的后背引起的,完全没往中毒的方向考虑!
 
    那会是谁动的手?
 
    苏锐可以肯定,绝对不是他下的毒!
 
    当时还有谁在场?
 
    茵比?
 
    更不可能!当时这女人浑身上下除了一条露的不能再露的比基尼泳裤,什么都没有了,连上半身的衣物都被高里奇扯掉了!她拿什么来下毒?
相关阅读